开启辅助访问 您好!欢迎来到兴义之窗/ 手机客户端/ 官方微信/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兴义之窗> 本地资讯> 今日兴闻
> 本地资讯> 今日兴闻

寻找间歇泉:一汪清泉魂牵梦绕 一次出游寻找探望

更新:2018-4-12 09:06|编辑:安凉|浏览:1078|评论: 0 |来源: 黔西南日报
摘要:  间歇泉 张霆 摄  一篇文章让我对那一汪清泉魂牵梦绕,一次偶然的出游让我有机会去寻找、探望她。寻找的过程不那么顺利,找到了,却没有了文章描述的神奇,但我找到了关于她传说,以及传承下来的敬畏、信仰、感 ...


  间歇泉 张霆 摄

  一篇文章让我对那一汪清泉魂牵梦绕,一次偶然的出游让我有机会去寻找、探望她。寻找的过程不那么顺利,找到了,却没有了文章描述的神奇,但我找到了关于她传说,以及传承下来的敬畏、信仰、感恩。——题记

  向 往

  对于间歇泉的最早认识,源于一篇《像梦一样飘起来》的文章。作者廖飞雪在文中以主人翁的口吻描写了兴义周边的很多美景和美食:万峰林、纳灰河、马岭河峡谷、巴谷山;泡萝卜、松林狗肉……不一而足,如数家珍。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热爱和自豪感,深深地感动了我,让我突然间对离自己这么近,差不多身处其中司空见惯的景物有了新认知和好奇。说实话,作者笔下的景点,大多地方我都是去过的,有的还不止一次。不过这些熟悉的山山水水,就是我和朋友聚会的地点而已,从来没有像作者那样的体验和感悟。

  后来,因为儿子考进兴义的一所小学,我也欣欣然地把家搬到了这里。丈夫在一个业务部门工作,总是很忙。所以兴义的家大多时侯也只有我和儿子。

  那时候儿子还小,对外面的一切总充满好奇,在家里根本呆不住。而我也早就动了循《像梦一样飘起来》的文字去重新体验、感受这一方山水风物的心思。每到周末,我们娘俩便会备好食物,一出门就是一整天,或徜徉在万峰林花海,或穿行于马岭河的谷底……

  后来,儿子也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并通过努力留在这座小城上中学,我滞留兴义的时间也就更多了。闲暇之余,总喜欢带上家人或约上朋友出去走走。其实内心,我一直有一种循着那位作家的文字去体验、感受这些景点及其风土人情的心绪。渐渐的,兴义周边的山山水水我己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是文中多次写到的神奇的“间歇泉”,我却是一直没有去过,心里不禁有些怀疑,这“间歇泉”是不是作者虚构出来的呢?

  关于“间歇泉”的困惑,我曾和家夫探讨过,他给我的结论是:“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幼稚的女人,作者笔下生花的事你也信!”我承认我容易相信人,容易把人往好处想,因而老是受骗上当、被人利用,这就是家夫骂我幼稚的原因。我不服气地说:“当初你不就是喜欢我的单纯善良吗?”“哎!你这个傻丫头,读书读傻了……”家夫伸手摸着我的头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心中有些戚然:为什么总有一些人总是毫无节操绞尽脑汁地去利用别人的善良?以前人们总说好人会有好报,可现实中却往往是老实人吃亏、好人遭殃,所谓的公平、正义往往被别有用心的恶人踏在脚底,甚至冠冕堂皇地利用……

  有时我也怀疑过,人性美好、淳朴的一面只能在文字里寻找,可又总是心有不甘,正如我一直相信“神奇的间歇泉”真的存在一样。

  寻 找

  一天和文友建梅在微信上聊天,谈到一些对文字的理解,觉得通过微信隔空对话不尽其意,便相约找个安静的地方边走边聊。

  我和建梅都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自然不会约去茶屋、咖啡馆这类地方,我们对自然山野有天生的依赖和情感。建梅在兴义生活工作多年,对兴义周边的环境自然比我熟悉得多,她说要带我去一个神奇的地方,只是她也只是多年前去过一次,现在的路怎么走得慢慢地找。我心里充满着期待和好奇,建梅要带我去的会是什么地方哦?会不会是我去过的地方?突然,廖飞雪笔下的“那一汪清泉”又在我心中“咕咚咕咚"地响起来,我飞快地在对话框里写下“间歇泉吗?”几个字并按了发送。不到一秒的时间,建梅发过来一串惊叹的表情,紧接着是一句:“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间歇泉?”我大笑:“哈哈,因为这是我一直想去,却只是在梦里见到过的地方……”

  走!说走就走。

  我下楼开了车,直奔建梅的处所,其间她又联系了田老师。

  往间歇泉的路怎么走呢?我们三个都是懵的,建梅虽然多年前到过一次,但时过境迁,兴义这些年发展突飞猛进,很多地方都改变了模样,之前的田野和山村已变成林立的高楼和宽阔的大道,早己没有了原来的踪影。“我记得要过了顶效然后往安龙方向一直走,路边有路标的。”建梅说。“那我们就先往顶效走吧,一会用手机开启导航,应该能找到的。”我一边说,一边启动车子。心中有些激动,间歇泉啊,今天我终于就要目睹你的芳容了!

  过了顶效,往安龙方向行驶,可跑了很远都没看到有关“间歇泉”的标志。

  建梅说:“是不是走错了?我记得从顶效出来没有多远就有一个指示牌的。”

  “我开导航看看。”田老师拿出手机搜索。“开始导航,前方300米调头。”

  “咦,我们走超了吗?从顶效过来我就一直仔细看着公路边呢,而且我非常确定路口是在右边的。”建梅说。

  “应该不在这条路上,我也留意观察了,的确没看见。”我说。

  田老师没加入我们的对话,对着手机导航研究路线。

  调头开了大概2公里,导航提示“继续前行”。田老师却说:“前面左边有一个路口出去有一条小路,我们从那里岔过去就到建梅说的那条路了,不用再从顶效转回来。刚才在顶效的时候走错了,‘间歇泉’在老路那边,我们走成新路了。”

  “田老师,你太厉害了,我用不来导航,有时侯被它指挥着转去转来的。”我说。

  “哪里!因为你开着车没有看地图,光听着语音提示走,我是看了地图才知道可以从这条小路上岔过去的。”田老师说。

  从小路岔过去不远是一个小村子,我们从村子中间穿过。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一幢幢白墙青瓦农家小院。初冬的晌午,对于村民来说是悠闲的,就着暖暖的太阳,女人们晒了一院子五颜六色的衣服、被子,男人们好像没事做,扛着一袋旱烟,看着幼童嬉闹……狗见了车子也不叫唤、不躲闪,旁若无人地在路上踱着方步,我减慢车速轻轻地从它们身边绕过——不敢按喇叭,生怕惊扰了这一方宁静。

  过了村子,汇入大道向前行驶了大约三四公里,果然在路的右边看到一个“间歇泉”的路牌。

  循着箭头的指向一路向前,行了大约十多分钟,导航提示:“已到间歇泉附近,导航结束。”

  “快到了!”我减慢车速,大家睁大眼睛在路边搜索,可沿路走了好长一段距离都没发现有“间歇泉”相关的提示。建梅说,她记得间歇泉就在路边不远处,旁边还有一个村子。可附近就一个村子,而且这条路也没有叉到村子里的支路呀。看来只有在附近找个人问问了。”

  我们把车停在路边,正好有一辆轿车开过来,田老师赶忙下车招手。

  开车的是一位30多岁的男子,他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看我们的车,笑着问田老师:“美女,车出问题了吗?”

  “没有,我是想问一下去间歇泉往哪里走?”

  “没听说过这个地方,我还以为可以捡个美女做伴呢……”男子听了,开了句玩笑,踩着油门一溜烟跑了。

  我和建梅也下了车。

  虽是初冬,路边的三角梅依然争奇斗艳,粉的、红的,一簇簇。周围是高高的山峰,一个连着一个,绵延不断,山上的植物不管是乔木还是灌木,都是郁郁葱葱的样子,和这些盛开的三角梅交相辉映,给人一种阳春三月的错觉。我们所在的这条公路,如同一条长长的巨蟒,在群山的缝隙中穿行,前不见头后不见尾。道路中间的隔离带上种着银杏树,黄澄澄的叶片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光,让公路变得更加灵动起来。若要寻找冬天的印迹,我想唯有这一树树金黄吧。

  美女和美景的艳遇总是要有一点仪式感的。这不,田老师和建梅己摆好了和美景融为一体的姿势。我用手机为她们定格一个个灿烂唯美的画面。


  间歇泉 张霆 摄


  遇 见

  终于,在一个骑摩托车的帅哥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前往间歇泉的路——原来,因为道路施工,之前竖立的路牌被挖倒了,而修路的工程队就住在里面的村子里,他们在路口上架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工程牌,刚才我们走到这里时以为里面是工地,所以错过了。

  翻过一个小山垭,经过山脚下的小村子。前面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山洼,村民们顺势在洼口筑起一道堤坝,山洼便变成了一个平整的坝子。

  记得在廖飞雪老师的笔下,这里是一坝稻田,那个叫清禾的布依族女孩曾在某个夏季的夜晚,闻着这里的稻花香,听着青蛙的低吟浅唱,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可如今,稻田早己荒芜,长着各种各样的野草。一条青石砌就的水渠从坝子的中间逶迤而来,渠中的涓涓流水慢慢地注入依坝而修的一方池塘。池塘边建有一排吊脚楼,雕花的木格窗子衬着传统的青色瓦片,古朴而雅致。建梅说,那里曾经是餐馆。有一段时间这里很热闹,来玩的人络绎不绝,后来不知怎么又冷清了。

  站在坝口放眼望去,四周绵延起伏的山脉,像母亲张开的怀抱。建梅说,间歇泉就在山脚下的树林里。

  我们顺着水渠往前走,那些原本在草丛中慢慢悠悠地吃草的黄牛,不时抬起头来,好奇地打量着我们。一头可爱的小黄牛见我拿手机对着它拍照,竟摇头甩脑地做起了鬼脸,那样子简直萌化了!

  进了树林,没有人工沟渠的束缚,溪水变得更加生动活泼起来。它们调皮地在树林里绕来绕去,一会穿过这棵树根,一会又在那棵树下扮鬼脸,然后转身跑开,撒一路清欢,给寂静的山林平添了无限的生机和灵动。

  沿着小溪的足迹向前。几十米后,忽见一处盖着青瓦的神坛,上面堆满了香烛和纸钱的灰烬,周围则挂满了红布条。这里的村民供奉的是何方神圣呢?我好奇地驻足观望,却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往后看去,却见后面凸起的几个石块上,有字。因长时间的风雨剥蚀,字迹己不是十分清析,仔细辨认,才看出是“间歇泉”三个字,间歇泉的泉眼就在三个字下面的石窝里。

  我们靠近泉眼,凝神静气地盯着,想亲眼目睹她的潮起潮落。记得廖老师在文中这样描述:“间歇泉每隔八到十二分钟涨潮一次,涨潮时会有‘咕咚咕咚’的声音。”可我们目不转睛地盯了二十多分钟,泉水都是那么平静,不紧不慢,缓缓地向外流……我们不免有些失望。建梅说:“听说这间歇泉的水是有魔力的,喝了它,运气好身体棒。”“没看到间歇泉涨潮,喝点神水,沾点灵气也不错。”田老师说着,蹲下身子,准备用手去捧泉水,可泉眼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徒手捧水还差那么一点点。而泉眼左则的石壁脚有一块露出水面的石块,刚好落得下一双脚的样子,上面光滑平整,如同经过打磨的大理石一样,想必常有人踩在这石块上取水了。可要踩到那石块上取水也是不容易的,因为这石窝就一个立方大小,且呈坛子形状,身材高大的人一下去,整个泉眼就会被自己的身体塞满,根本无法取水。我们三个人中我的个子最小,自然义不容辞地下到泉眼,取水分给大家喝。

  喝了“神水”,大家的情绪饱满起来,在树林里摆出各种poss相互拍照。

  随后又来了几拔游客,树林里热闹起来。一位提着鞭子的老人坐在不远处的大树脚,静静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目光慈善、温暖。

  没有看到间歇泉的潮涨潮落,我始终有些不甘心。我想那位老人拿着鞭子,他应该是在这里放牛吧,应该是这附近的村民了,关于间歇泉的事他应该知道不少吧?

  传 说

  老人见我向他走去,便微笑着挪了一下身子,让我坐在他的身边。老人有七十多岁的样子,精气神很好,面色红润,皮肤也不像我印象中的农村老人那样黝黑、沟壑纵横,穿戴也新潮。若不是看到他拿着赶牛的鞭子,根本不会把他和当地的村民联系起来。我指指在溪边吃草的大黄牛说:“老人家,那头牛是你家的吧?”老人捋了捋手中的鞭子,抬头看着我说:“年轻人,你想知道的是有关间歇泉的事吧?”面对老人的率真直接,我有些尴尬,赶忙应道:“是的,是的……”

  老人说,他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到现在谁也说不清多少年了。他打小就跟着大人们来这里拜“阿娣庙”,祈求布依女神阿娣保佑风调雨顺。关于间歇泉的来历和阿娣的故事,他也是从上辈人的口中代代相传下来的。

  据说,很久以前,这里并没有这么多高大的山峰,而是一个连成片的大坝子,田土肥沃。人们过着自给自足、安宁祥和的日子。后来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条孽龙,相中了村里一个叫阿娣的布依族女子的美貌,欲娶她为妻,便幻化成人的样子,天天到村里来找阿娣。阿娣己经有了心上人,便回绝了孽龙。孽龙恼羞成怒,立马变回原形,顿时翻云覆雨,洪水滔天,房屋被冲毁,良田变成汪洋。为了拯救乡亲,阿娣赶忙焚香设坛,拜请姊妹神,向七仙女求助。七仙女给了阿娣一条银项链,说只要阿娣亲手给孽龙戴上,七仙女便可施法,用链子将孽龙的喉咙锁住,让它不能大口吐水便可。

  阿娣拿了项链,赶忙去找孽龙,说自己后悔了,愿意嫁给孽龙。孽龙得意地幻成人形,把阿娣抱在怀里动手动脚。阿娣假装害羞,推开孽龙说,我答应嫁给你,使我的族人蒙羞,我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你带我远走高飞吧。并拿出项链说:“这是我家的传家宝,只要亲手给心爱的人戴上,就能不离不弃,白头到老。”孽龙抱得美人归,非常高兴,便随手将阿娣甩到背上说:“小美人,你快给我戴上吧,我驮着你,咱们回龙宫去。”阿娣的心上人阿哥看到孽龙要把阿娣带走,赶来相救。孽龙举起剑要杀阿哥,阿娣赶忙把项链套在孽龙的脖子上,向着天空大喊:“套住了!”七仙女一边施法一边大喊:“阿娣赶快离开!”孽龙发现中计,便拼命撕扯项链,阿娣眼看项链要被孽龙扯下来,用双手抓住项链勒紧孽龙的脖子,大喊:“不要管我,快快施法!”孽龙渐渐变回原形,不停地翻滚挣扎,一时间天昏地暗,山崩地裂!阿娣使出浑身力气勒紧项链,请求七仙女用山峰压住孽龙,不能让孽龙毁坏乡亲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七仙女也不忍心看到更多的人受苦,情急之下,随手抓起一把花生往孽龙身上一撒。花生落到孽龙身上变成了一座座山峰,将孽龙压在下面,动弹不得。阿娣因害怕孽龙挣脱项链,一直紧紧抓住项链不肯离开,也被压在了山下……

  人们为了悼念阿娣,便在这里设了一个神坛,供奉阿娣。

  老人说,关于间歇泉的涨落,并不像大家现在传说的那样有规律。据说,当年孽龙被压在山下,因脖子被项链锁住,自然不能大口吐水祸害人间。但它吸气出气,还是会影响水流的大小,出气时泉水上涨,吸气时泉水回落。早年的时候,孽龙的戾气太重,喘息粗重,泉水的涨落比较频繁,落差也比较大;后来,时间长了,孽龙的戾气也渐渐减退,呼吸平稳,泉水涨落也平缓稀疏了;特别在现在这种国泰民安的盛世里,所谓邪不胜正嘛,所以,那孽龙也怕是偃旗息鼓了,这泉水也就如你们看到的一样,不急不缓地静静流淌了。

  老人的子女们都已举家搬进城里生活。而他因为放心不下这眼泉水,和这座小小的阿娣庙,没有离开。他说,阿娣是他们布依族的英雄,是这方山水的守护神。现在的年轻人不信这些,田地对他们也不重要了,因为田地里长不出大把的红票子……可在他的眼里,这里才是他们的根,他要留下来守护阿娣庙,守住这根……

  理智告诉我,间歇泉的潮涨潮落,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在情感上,我宁愿相信这些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传说故事,至少,它让我们有所敬畏,有所信仰,懂得感恩。

网友点评(温馨提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发言时请遵守相关法律)

  • 暂无任何评论,赶快抢沙发!
查看全部评论(0)

更多信息 >>图片推荐

《兴义之窗》简介|联系方式|免责声明|广告服务|QQ||手机客户端

运维:黔西南州金州在线信息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顾问 黔西南州天生律师事务所杜兴开 李梅 电话:0859-3244148

技术咨询:0859-3112359|投稿热线:0859-3114520|频道合作:18985992826|广告热线:0859-3554999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985992826

公安机关备案号:黔52230102000079号 Copyright 1999 - 2018 Xyzc.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0003973号-1

返回顶部
葡京网址 新葡京注册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开户 葡京娱乐网 葡京棋牌 新葡京娱乐 葡京网址 葡京赌场 葡京棋牌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娱乐场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官网 新葡京注册 葡京网上赌场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澳门葡京赌场 新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注册 澳门葡京赌场 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网上赌场 新葡京官网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网址 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 金沙官网 金沙网址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永利赌场 金沙官网 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 金沙注册 金沙棋牌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注册 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app下载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址检测中心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美高梅注册 澳门永利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正网 威尼斯人官网网址 必赢亚洲赌场注册 蒙特卡罗线上娱乐 澳门新濠天地网站 澳门永利官网网址 必赢亚洲官网 澳门永利网址 必赢亚洲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备用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官方网站 澳门美高梅网上赌场 必赢亚洲娱乐城 新濠天地 澳门永利网站 必赢亚洲 蒙特卡罗赌场 蒙特卡罗注册 必赢亚洲MG电子游戏 澳门巴比伦网址 必赢亚洲备用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赌场正网 澳门总统官方网站 澳门凯旋门备用网址
> 本地资讯 > 今日兴闻

寻找间歇泉:一汪清泉魂牵梦绕 一次出游寻找探望

  • 编辑:安凉浏览:1078评论: 0 黔西南日报

  •   间歇泉 张霆 摄

      一篇文章让我对那一汪清泉魂牵梦绕,一次偶然的出游让我有机会去寻找、探望她。寻找的过程不那么顺利,找到了,却没有了文章描述的神奇,但我找到了关于她传说,以及传承下来的敬畏、信仰、感恩。——题记

      向 往

      对于间歇泉的最早认识,源于一篇《像梦一样飘起来》的文章。作者廖飞雪在文中以主人翁的口吻描写了兴义周边的很多美景和美食:万峰林、纳灰河、马岭河峡谷、巴谷山;泡萝卜、松林狗肉……不一而足,如数家珍。字里行间流露出的热爱和自豪感,深深地感动了我,让我突然间对离自己这么近,差不多身处其中司空见惯的景物有了新认知和好奇。说实话,作者笔下的景点,大多地方我都是去过的,有的还不止一次。不过这些熟悉的山山水水,就是我和朋友聚会的地点而已,从来没有像作者那样的体验和感悟。

      后来,因为儿子考进兴义的一所小学,我也欣欣然地把家搬到了这里。丈夫在一个业务部门工作,总是很忙。所以兴义的家大多时侯也只有我和儿子。

      那时候儿子还小,对外面的一切总充满好奇,在家里根本呆不住。而我也早就动了循《像梦一样飘起来》的文字去重新体验、感受这一方山水风物的心思。每到周末,我们娘俩便会备好食物,一出门就是一整天,或徜徉在万峰林花海,或穿行于马岭河的谷底……

      后来,儿子也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并通过努力留在这座小城上中学,我滞留兴义的时间也就更多了。闲暇之余,总喜欢带上家人或约上朋友出去走走。其实内心,我一直有一种循着那位作家的文字去体验、感受这些景点及其风土人情的心绪。渐渐的,兴义周边的山山水水我己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是文中多次写到的神奇的“间歇泉”,我却是一直没有去过,心里不禁有些怀疑,这“间歇泉”是不是作者虚构出来的呢?

      关于“间歇泉”的困惑,我曾和家夫探讨过,他给我的结论是:“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幼稚的女人,作者笔下生花的事你也信!”我承认我容易相信人,容易把人往好处想,因而老是受骗上当、被人利用,这就是家夫骂我幼稚的原因。我不服气地说:“当初你不就是喜欢我的单纯善良吗?”“哎!你这个傻丫头,读书读傻了……”家夫伸手摸着我的头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心中有些戚然:为什么总有一些人总是毫无节操绞尽脑汁地去利用别人的善良?以前人们总说好人会有好报,可现实中却往往是老实人吃亏、好人遭殃,所谓的公平、正义往往被别有用心的恶人踏在脚底,甚至冠冕堂皇地利用……

      有时我也怀疑过,人性美好、淳朴的一面只能在文字里寻找,可又总是心有不甘,正如我一直相信“神奇的间歇泉”真的存在一样。

      寻 找

      一天和文友建梅在微信上聊天,谈到一些对文字的理解,觉得通过微信隔空对话不尽其意,便相约找个安静的地方边走边聊。

      我和建梅都是在山里长大的孩子,自然不会约去茶屋、咖啡馆这类地方,我们对自然山野有天生的依赖和情感。建梅在兴义生活工作多年,对兴义周边的环境自然比我熟悉得多,她说要带我去一个神奇的地方,只是她也只是多年前去过一次,现在的路怎么走得慢慢地找。我心里充满着期待和好奇,建梅要带我去的会是什么地方哦?会不会是我去过的地方?突然,廖飞雪笔下的“那一汪清泉”又在我心中“咕咚咕咚"地响起来,我飞快地在对话框里写下“间歇泉吗?”几个字并按了发送。不到一秒的时间,建梅发过来一串惊叹的表情,紧接着是一句:“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间歇泉?”我大笑:“哈哈,因为这是我一直想去,却只是在梦里见到过的地方……”

      走!说走就走。

      我下楼开了车,直奔建梅的处所,其间她又联系了田老师。

      往间歇泉的路怎么走呢?我们三个都是懵的,建梅虽然多年前到过一次,但时过境迁,兴义这些年发展突飞猛进,很多地方都改变了模样,之前的田野和山村已变成林立的高楼和宽阔的大道,早己没有了原来的踪影。“我记得要过了顶效然后往安龙方向一直走,路边有路标的。”建梅说。“那我们就先往顶效走吧,一会用手机开启导航,应该能找到的。”我一边说,一边启动车子。心中有些激动,间歇泉啊,今天我终于就要目睹你的芳容了!

      过了顶效,往安龙方向行驶,可跑了很远都没看到有关“间歇泉”的标志。

      建梅说:“是不是走错了?我记得从顶效出来没有多远就有一个指示牌的。”

      “我开导航看看。”田老师拿出手机搜索。“开始导航,前方300米调头。”

      “咦,我们走超了吗?从顶效过来我就一直仔细看着公路边呢,而且我非常确定路口是在右边的。”建梅说。

      “应该不在这条路上,我也留意观察了,的确没看见。”我说。

      田老师没加入我们的对话,对着手机导航研究路线。

      调头开了大概2公里,导航提示“继续前行”。田老师却说:“前面左边有一个路口出去有一条小路,我们从那里岔过去就到建梅说的那条路了,不用再从顶效转回来。刚才在顶效的时候走错了,‘间歇泉’在老路那边,我们走成新路了。”

      “田老师,你太厉害了,我用不来导航,有时侯被它指挥着转去转来的。”我说。

      “哪里!因为你开着车没有看地图,光听着语音提示走,我是看了地图才知道可以从这条小路上岔过去的。”田老师说。

      从小路岔过去不远是一个小村子,我们从村子中间穿过。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一幢幢白墙青瓦农家小院。初冬的晌午,对于村民来说是悠闲的,就着暖暖的太阳,女人们晒了一院子五颜六色的衣服、被子,男人们好像没事做,扛着一袋旱烟,看着幼童嬉闹……狗见了车子也不叫唤、不躲闪,旁若无人地在路上踱着方步,我减慢车速轻轻地从它们身边绕过——不敢按喇叭,生怕惊扰了这一方宁静。

      过了村子,汇入大道向前行驶了大约三四公里,果然在路的右边看到一个“间歇泉”的路牌。

      循着箭头的指向一路向前,行了大约十多分钟,导航提示:“已到间歇泉附近,导航结束。”

      “快到了!”我减慢车速,大家睁大眼睛在路边搜索,可沿路走了好长一段距离都没发现有“间歇泉”相关的提示。建梅说,她记得间歇泉就在路边不远处,旁边还有一个村子。可附近就一个村子,而且这条路也没有叉到村子里的支路呀。看来只有在附近找个人问问了。”

      我们把车停在路边,正好有一辆轿车开过来,田老师赶忙下车招手。

      开车的是一位30多岁的男子,他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看我们的车,笑着问田老师:“美女,车出问题了吗?”

      “没有,我是想问一下去间歇泉往哪里走?”

      “没听说过这个地方,我还以为可以捡个美女做伴呢……”男子听了,开了句玩笑,踩着油门一溜烟跑了。

      我和建梅也下了车。

      虽是初冬,路边的三角梅依然争奇斗艳,粉的、红的,一簇簇。周围是高高的山峰,一个连着一个,绵延不断,山上的植物不管是乔木还是灌木,都是郁郁葱葱的样子,和这些盛开的三角梅交相辉映,给人一种阳春三月的错觉。我们所在的这条公路,如同一条长长的巨蟒,在群山的缝隙中穿行,前不见头后不见尾。道路中间的隔离带上种着银杏树,黄澄澄的叶片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金光,让公路变得更加灵动起来。若要寻找冬天的印迹,我想唯有这一树树金黄吧。

      美女和美景的艳遇总是要有一点仪式感的。这不,田老师和建梅己摆好了和美景融为一体的姿势。我用手机为她们定格一个个灿烂唯美的画面。

    葡京赌场


      间歇泉 张霆 摄


      遇 见

      终于,在一个骑摩托车的帅哥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前往间歇泉的路——原来,因为道路施工,之前竖立的路牌被挖倒了,而修路的工程队就住在里面的村子里,他们在路口上架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工程牌,刚才我们走到这里时以为里面是工地,所以错过了。

      翻过一个小山垭,经过山脚下的小村子。前面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山洼,村民们顺势在洼口筑起一道堤坝,山洼便变成了一个平整的坝子。

      记得在廖飞雪老师的笔下,这里是一坝稻田,那个叫清禾的布依族女孩曾在某个夏季的夜晚,闻着这里的稻花香,听着青蛙的低吟浅唱,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可如今,稻田早己荒芜,长着各种各样的野草。一条青石砌就的水渠从坝子的中间逶迤而来,渠中的涓涓流水慢慢地注入依坝而修的一方池塘。池塘边建有一排吊脚楼,雕花的木格窗子衬着传统的青色瓦片,古朴而雅致。建梅说,那里曾经是餐馆。有一段时间这里很热闹,来玩的人络绎不绝,后来不知怎么又冷清了。

      站在坝口放眼望去,四周绵延起伏的山脉,像母亲张开的怀抱。建梅说,间歇泉就在山脚下的树林里。

      我们顺着水渠往前走,那些原本在草丛中慢慢悠悠地吃草的黄牛,不时抬起头来,好奇地打量着我们。一头可爱的小黄牛见我拿手机对着它拍照,竟摇头甩脑地做起了鬼脸,那样子简直萌化了!

      进了树林,没有人工沟渠的束缚,溪水变得更加生动活泼起来。它们调皮地在树林里绕来绕去,一会穿过这棵树根,一会又在那棵树下扮鬼脸,然后转身跑开,撒一路清欢,给寂静的山林平添了无限的生机和灵动。

      沿着小溪的足迹向前。几十米后,忽见一处盖着青瓦的神坛,上面堆满了香烛和纸钱的灰烬,周围则挂满了红布条。这里的村民供奉的是何方神圣呢?我好奇地驻足观望,却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往后看去,却见后面凸起的几个石块上,有字。因长时间的风雨剥蚀,字迹己不是十分清析,仔细辨认,才看出是“间歇泉”三个字,间歇泉的泉眼就在三个字下面的石窝里。

      我们靠近泉眼,凝神静气地盯着,想亲眼目睹她的潮起潮落。记得廖老师在文中这样描述:“间歇泉每隔八到十二分钟涨潮一次,涨潮时会有‘咕咚咕咚’的声音。”可我们目不转睛地盯了二十多分钟,泉水都是那么平静,不紧不慢,缓缓地向外流……我们不免有些失望。建梅说:“听说这间歇泉的水是有魔力的,喝了它,运气好身体棒。”“没看到间歇泉涨潮,喝点神水,沾点灵气也不错。”田老师说着,蹲下身子,准备用手去捧泉水,可泉眼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徒手捧水还差那么一点点。而泉眼左则的石壁脚有一块露出水面的石块,刚好落得下一双脚的样子,上面光滑平整,如同经过打磨的大理石一样,想必常有人踩在这石块上取水了。可要踩到那石块上取水也是不容易的,因为这石窝就一个立方大小,且呈坛子形状,身材高大的人一下去,整个泉眼就会被自己的身体塞满,根本无法取水。我们三个人中我的个子最小,自然义不容辞地下到泉眼,取水分给大家喝。

      喝了“神水”,大家的情绪饱满起来,在树林里摆出各种poss相互拍照。

      随后又来了几拔游客,树林里热闹起来。一位提着鞭子的老人坐在不远处的大树脚,静静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目光慈善、温暖。

      没有看到间歇泉的潮涨潮落,我始终有些不甘心。我想那位老人拿着鞭子,他应该是在这里放牛吧,应该是这附近的村民了,关于间歇泉的事他应该知道不少吧?

      传 说

      老人见我向他走去,便微笑着挪了一下身子,让我坐在他的身边。老人有七十多岁的样子,精气神很好,面色红润,皮肤也不像我印象中的农村老人那样黝黑、沟壑纵横,穿戴也新潮。若不是看到他拿着赶牛的鞭子,根本不会把他和当地的村民联系起来。我指指在溪边吃草的大黄牛说:“老人家,那头牛是你家的吧?”老人捋了捋手中的鞭子,抬头看着我说:“年轻人,你想知道的是有关间歇泉的事吧?”面对老人的率真直接,我有些尴尬,赶忙应道:“是的,是的……”

      老人说,他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到现在谁也说不清多少年了。他打小就跟着大人们来这里拜“阿娣庙”,祈求布依女神阿娣保佑风调雨顺。关于间歇泉的来历和阿娣的故事,他也是从上辈人的口中代代相传下来的。

      据说,很久以前,这里并没有这么多高大的山峰,而是一个连成片的大坝子,田土肥沃。人们过着自给自足、安宁祥和的日子。后来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一条孽龙,相中了村里一个叫阿娣的布依族女子的美貌,欲娶她为妻,便幻化成人的样子,天天到村里来找阿娣。阿娣己经有了心上人,便回绝了孽龙。孽龙恼羞成怒,立马变回原形,顿时翻云覆雨,洪水滔天,房屋被冲毁,良田变成汪洋。为了拯救乡亲,阿娣赶忙焚香设坛,拜请姊妹神,向七仙女求助。七仙女给了阿娣一条银项链,说只要阿娣亲手给孽龙戴上,七仙女便可施法,用链子将孽龙的喉咙锁住,让它不能大口吐水便可。

      阿娣拿了项链,赶忙去找孽龙,说自己后悔了,愿意嫁给孽龙。孽龙得意地幻成人形,把阿娣抱在怀里动手动脚。阿娣假装害羞,推开孽龙说,我答应嫁给你,使我的族人蒙羞,我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你带我远走高飞吧。并拿出项链说:“这是我家的传家宝,只要亲手给心爱的人戴上,就能不离不弃,白头到老。”孽龙抱得美人归,非常高兴,便随手将阿娣甩到背上说:“小美人,你快给我戴上吧,我驮着你,咱们回龙宫去。”阿娣的心上人阿哥看到孽龙要把阿娣带走,赶来相救。孽龙举起剑要杀阿哥,阿娣赶忙把项链套在孽龙的脖子上,向着天空大喊:“套住了!”七仙女一边施法一边大喊:“阿娣赶快离开!”孽龙发现中计,便拼命撕扯项链,阿娣眼看项链要被孽龙扯下来,用双手抓住项链勒紧孽龙的脖子,大喊:“不要管我,快快施法!”孽龙渐渐变回原形,不停地翻滚挣扎,一时间天昏地暗,山崩地裂!阿娣使出浑身力气勒紧项链,请求七仙女用山峰压住孽龙,不能让孽龙毁坏乡亲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七仙女也不忍心看到更多的人受苦,情急之下,随手抓起一把花生往孽龙身上一撒。花生落到孽龙身上变成了一座座山峰,将孽龙压在下面,动弹不得。阿娣因害怕孽龙挣脱项链,一直紧紧抓住项链不肯离开,也被压在了山下……

      人们为了悼念阿娣,便在这里设了一个神坛,供奉阿娣。

      老人说,关于间歇泉的涨落,并不像大家现在传说的那样有规律。据说,当年孽龙被压在山下,因脖子被项链锁住,自然不能大口吐水祸害人间。但它吸气出气,还是会影响水流的大小,出气时泉水上涨,吸气时泉水回落。早年的时候,孽龙的戾气太重,喘息粗重,泉水的涨落比较频繁,落差也比较大;后来,时间长了,孽龙的戾气也渐渐减退,呼吸平稳,泉水涨落也平缓稀疏了;特别在现在这种国泰民安的盛世里,所谓邪不胜正嘛,所以,那孽龙也怕是偃旗息鼓了,这泉水也就如你们看到的一样,不急不缓地静静流淌了。

      老人的子女们都已举家搬进城里生活。而他因为放心不下这眼泉水,和这座小小的阿娣庙,没有离开。他说,阿娣是他们布依族的英雄,是这方山水的守护神。现在的年轻人不信这些,田地对他们也不重要了,因为田地里长不出大把的红票子……可在他的眼里,这里才是他们的根,他要留下来守护阿娣庙,守住这根……

      理智告诉我,间歇泉的潮涨潮落,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在情感上,我宁愿相信这些有血有肉有温度的传说故事,至少,它让我们有所敬畏,有所信仰,懂得感恩。

    葡京赌场反馈电话:18985992826

    公安机关备案号:黔52230102000079号